高管频“换血”,外资忙抢人,江丰电子股票网下配售本土券商怎么办

近臾 近臾 01月23日
高管频“换血”,外资忙抢人,本土券商怎么办

记者丨朱灯花

来源丨国际金融报

图片来源丨图虫创意

年末岁初之际,券商迎来高管变动高峰期。1月21日晚间,国海证券发布公告称,公司总裁刘世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自2019年12月以来,已有10余家券商发布高管变动信息。从中可以看出2020年券商高管任职趋势,合规、职业化、信息化成为关键词。

与此同时,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等外资控股券商开始了抢人大战。随着证券行业对外资开放加速,券商行业竞争愈演愈烈。

专家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根据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公告,外资可在4月1日起全资控股证券公司。中美证券都将迎来更大的市场业务机遇,但双方在彼此的市场中都将面临“属地化”发展的挑战。目前,中美证券机构在体量、综合竞争能力等方面存在巨大的差异,在“走出去”和“引进来”两方面,本土券商无疑将与高盛等外资券商进行激烈竞争,本土券商则需巩固本地化竞争优势,深耕自身优势业务。

另外,我国亟待打造国家航母级证券机构,抗衡竞争压力。不容忽视的是,人才大战应该是中外券商竞争的必经之路。外资券商想要拓展国内市场,必然会寻求国内本土市场专业人才,可能会以其品牌优势、创新优势以及高薪优势来争夺本土券商的人才。

1 券商高管变动频繁

数据显示,2019年有超过90家券商出现高管变动,至少20家券商的总裁、总经理、首席执行官在2019年履新,新任副总裁、副总经理的券商高管人数至少有50名。

《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发现,2019年12月以来,截至2020年1月17日,在36家上市券商中股票软件bs,因个人原因或是工作调整,以及被免职的,有近10家上市券商宣布高管离职。分析人士指出,伴随着强监管和业务的变化,2020年券商高管任职将呈现强合规性、职业经理化趋势。

备受关注的是,光大证券在最近一个月内两次宣布人事变动。2020年1月16日晚间,光大证券宣布聘任刘秋明为公司总裁,并提名为执行董事候选人。在此前2019年12月27日,光大证券宣布居昊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会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潘云剑辞去公司业务总监职务。2019年10月,光大证券曾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公开招聘高级管理人员。

此外,2020年1月15日,国元证券宣布俞仕新担任公司董事长,陈新担任公司总裁。1月2日,国元证券公告称,因为工作调整,沈和付辞去公司副总裁职务,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业内人士指出,在券商高管高频变动的背后,也反映了行业寻求改变。尤其是在“内外夹击”的市场竞争环境下,券商要找准定位,差异化竞争。另外,也可以从中看出2020年券商高管任职趋势。

近半年来,券商新任命了一批首席信息官。2020年1月2日,财通证券公告称,周惠东担任公司首席信息官获监管核准。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已有西南证券、东兴证券、国海证券、浙商证券、兴业证券、第一创业、东北证券等上市券商宣布聘任了首席信息官。究其原因,是券商业务伴随金融科技发展出现的新变化。

同时,券商高管职业经理化准备纳入msci的股票趋势明显。比如,华泰证券国企混改过程中,市场化选聘高管备受关注。2019年12月16日,华泰证券新设的最高经营管理机构“执行委员会”名单正式发布,选举张伟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聘任周易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及执行委员会主任。这意味着头部券商职业经理人制度试点正式落地。银河证券近期也表示,面向公司内部及社会公开竞聘及选拔银河研究院、国际业务部等主要负责人。

此外,监管层愈加重视高管合规履职问题。2020年伊始,华林证券因董监高由关联人员担任等七大违规行为,被证监会采取限制新增各项业务规模3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2 外资投行抢人大战

一边是本土券商高管频繁“换血”,另一边是外资投行“招兵买马”,扩容中国办公面积。

据报道,高盛集团计划在未来五年内,将中国员工人数增加一倍至600人。在2019年11月,高盛董事长兼CEO苏德巍表示,高盛中国团队近期已向董事会提交5年商业计划,致力于在中国中长期发展业务,如这一计划能够顺利实施,高盛有计划在未来五年大幅增加在中国的资本投资。

据悉,摩根大通近期扩大位于上海中心大厦的办公空间,从1.5万平方米扩大至2万平方米,一直在招聘更多员工。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Jamie Dimon此前还表示,公司致力于将“全部力量”带入中国。

另外,日本最大投资银行野村证券也将其在上海中心的办公空间扩大一倍至5000平方米,并计划到2023年将中国当地员工扩充至500人,以扩张投资银行业务。而且该公司还在初步建设为中国高净值客户提供服务的业务部门。

瑞银集团也计划在未来三四年,将其在中国合资的投资银行员工数翻一番。2019年,瑞银证券成为第一家获得我国监管部门批准,将外资持股比例提高增至51%的合资券商。

这些外资投行在国内招聘岗位主要集中在资产管理、财富管理、证券研究等方面,工作地点主要集中在北上深等城市,其中上海最多。

3 应对外资券商冲击

在权益基金的赚钱效应衬托之下,2019年债券基金稍显平淡。可转债一跃成为最出挑的债券品种,发行数量与发行规模均创下历史新高。

2020年1月16日,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中方承诺放宽金融业准入限制,放宽外资在证券等领域的持股比例和业务范围限制。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开放是双向的。对于中美证券机构而言,都将面临如何属地化运作,符合当地合规并且真正打开市场等挑战。

在与海外头部证券机构竞争中,本土券商如何立于不败之地?邵宇指出,本土券商能做的就是去深耕,挖掘自身市场优势。

随着中国取消外资进入证券等行业的股比限制,“本土券商无疑将面临巨大的竞争压力,中国亟待组建可以抗衡的国家队航母级券商,确保资本市场稳定和安全。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除了规模优势外,高盛集团等外资机构在资本、人才、经验、金融工具等方面都具备全球竞争力,中美证券机构之间在综合竞争力、全球风险对冲能力上存在巨大差异。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外资券商的最大优势是高净值客户和高附加值业务,以及产品创新能力。本土券商的最大优势主要是网点、人海战术以及本土市场。相对而言,外资券商短板主要是本土人才,本土券商的短板是业务产品的创新能力以及高净值高端业务。

董登新认为:“人才大战应该是中外券商竞争的必经之路。外资券商要想拓展国内市场,必然会寻求业绩好最近跌多的股票有哪些本土市场专业人才,可能会以其品牌优势、创新优势以及高薪优势来争夺本土券商的人才。”他还指出,中外券商之间的竞争除了人才大战外,还会有客户资源的抢夺。外资券商除了会偏好高净值客户外,也会向中低端客户市场延伸。目前国内证券市场份额基本瓜分完毕,本土券商能否守住已有的市场份额,也将面临较大挑战,同时也面临着市场扩张带来的机遇。

“特色、专业、差异化服务,这是本土券商需要重点努力的一个方向。面对外资券商的竞争,本土券商在做好人才储备的同时,也要提升产品和业务的研发创新能力。”董登新表示。

邮箱:18702514026@163.com

相关阅读